您的位置  养生资讯  运动健身

对话递易智能科技CEO邹建华:唯一的竞争对手是我们自己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21-04-06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致力于“最后一公里”——这是递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递易”)CEO邹建华对于公司发展的定位。2013年,这家来自上海的公司成立了。同年年底,还获得了天使轮融资3000万元。

经过8年的发展,递易依然在“最后一公里”上耕耘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末端物流在中国新零售行业发展的带动下开始凸显出更强的重要性,而递易也挖掘了更多的市场机会,包括软硬件服务的研发以及更多的落地场景。

如今,除了校园的快递柜,你还会在写字楼、小区等众多地方看到递易的智能柜。一些看不到的技术,例如快递小哥手中的前端操作系统,也很有可能出自递易之手。

值得关注的是,递易是极少数能够在末端物流领域做到盈利的企业。为何他们能做到这一点?除了长期的垂直探索,递易所坚持的创业方法论也是公司稳健发展的一大原因。

邹建华认为,递易就是一个聚焦在“交付科技”上的公司,凡是涉及到交付的,都用科技来完善它。“我们的定义很清晰:聚焦在这个领域里,不断叠加一些科技手段,让效率更高、派送的成本更低,这就是我们的使命。”

也正是这样的使命,让递易在末端物流这一赛道上持续保持着竞争力。

起点即是方向

2013年,递易(上海)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;2014年,递易第一代智能快递柜投入使用。

从一开始,公司就致力于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智能化。简单来说,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针对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的相关科技类产品及设备的研发,包括智能快递柜、把枪、业务操作管理系统以及针对高校快递现状提供的智能化快递服务,站点的专业人员结合智能装备的一种全天候配送服务模式及O2O生活服务。

“目前而言我们还是聚焦在户外和区内,户外就是房间外,区内就是社区校区园区厂区以内,在这些封闭场景凡是涉及到物品交付,交互的智能硬件以及匹配的应用软件、业务的管控平台的,都是我们的业务。”邹建华补充称。

而递易服务的客户可以大致分为电商平台、快递公司和加盟商以及物业、地产公司和创业者。比如,电商客户需要在最后一公里建立线上交易和用户交付的闭环;而对于快递公司来说,他们需要在末端场景铺设智能快递柜或者驿站,从而提高效率。

实际上,2012年左右,网络购物的爆发让人们看到了电商的“魔力”,这让人不禁好奇,为什么在这一时间点,邹建华选择从末端物流领域入手进行创业?

令邹建华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“双11”电商节导致的快递爆仓。当时,邹建华认为,电商对于资源、技术的能力都很高,对于创业者来说并非易事;而快递行业又有很多发展了十几年的老牌企业,与此同时,过去15年快递量都是以38%的比率复合增长,因此,他们想要在末端物流上通过解决行业痛点来寻找一些增量机会。

实际上,这样的起点和邹建华对于创业的思考有关。“我始终认为,做一个创业公司,一定要考虑行业够不够痛,要全方位地考量整体的商业环境或者商业方向,再结合自身的能力考虑。”

邹建华认为,末端物流的痛点足够明显。首先,电商平台的交易在线上完成,却没有完成最后一公里的闭环。无论是从招工成本还是交通监管,还是安全,包括环境等方面上来说,最后一公里都存在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。数据显示,快递末端配送却占到整个物流配送成本的30%以上。

“怎么解决?就是集约化配送,提升效率,智能化配送,降低成本。我们当时判定,2008年出生的人,在他们大学毕业的时候,快递行业的量会达到一个峰值,也就是说至少还有10年-12年的时间。”这是邹建华当时和创始团队进行的第二点考量——这是一个可以永续服务的行业,周期足够长。

第三个维度则是行业的天花板。他认为,只要是有人居住的地方,都有末端配送的问题,而智能装备的需求是越来越高。一组数据可以证明他的看法:当前中国的场景智能化率不足以3%,但未来至少到65%。

截至目前,递易已覆盖全国22个省市,平台上有近500所大学校园快递服务中心,80多栋商务楼快递服务中心,超过10000个社区类型的网点,日单量为130-160万单,而且几乎每一天都在增加。目前,递易有约15000个智能快递柜网点和3000个驿站或普通代收点。对于未来的发展,邹建华认为,目前的物流智能柜只占到了配送规模的25%,这意味着市场蓝海巨大,还有更多的增长空间。

“唯一的竞争对手是我们自己”

实际上,递易的在商业模式上一直坚持“开放”二字。这并非是说公司不存在技术壁垒,而是强调其To B的整体方案服务的属性。

除了校园场景的运营之外,递易一直没有直接铺设送餐柜或者快递柜。与此同时,在智能柜的合作制造上,递易将应用端的信息交互技术,电子集成方案完全开放给制造工厂。目前,递易在全国有9个合作工厂,使用递易的方案生产不同品牌的智能柜。

原因在于,邹建华一直认为递易“唯一的竞争对手是我们自己”,他们在做的事情是为整个需要差异化配送服务的行业搭建底层平台。

“比如说某一个区域的客户需要快递柜、需要品牌,但资金量和资源又较为有限,我们就可以给他做一个快递柜的方案。”在这一过程中,客户可以购买递易的智能设备,也可以买方案、买服务,不存在和递易的竞争。和头部企业的合作也是同理。

“我们是彻头彻彻尾的To B,从来没有‘脚踏两只船’。”

邹建华进一步解释称,递易在做的事情是搭建一个平台,这个模式和直营、加盟体系都不一样——底层方面包括“投”和“取”的动作,对柜体格口的管控、业务上的信息推送和支付,这些属于后台;中台则是可分享可定制的,不论是快递柜、送餐柜、生鲜冷链柜,还是图书柜,都可以与之对接。在这样的基础上,递易用最短的时间、最高的效率、最低的成本,为合作方提供软硬件的一体化服务。

凭借持续加强的技术研发团队,递易在成立之后开发完成了与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相关的各种系统应用(PC端、Mobile端)和硬件设备(自助柜、PDA)。目前,公司拥有近百项技术专利,可完全开放对接各种业务应用或信息系统平台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技术成为递易未来发展的一大关键词。公司的规模目前是260人左右,其中技术人员占比达到7成。

深耕末端物流

2016年10月,马云在演讲中首次提出“新零售”概念“未来的十年、二十年,没有电子商务这一说,只有新零售”。而在巨头入场之后,“最后一公里”也成为更加火热的赛道。

入行二十年来,邹建华观察到行业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。“因为过去还有很多不同的声音,快递柜放在场景里面,或者是交付的装备放在场景里面,是不是没有商业未来?或者说对行业带来哪些好处?”

疫情之后,邹建华觉得从政府层面到产业层面,递易探索的这个行业得到了更多认同。

2020年4月,上海发布《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(2020-2022年)》,强调要借助人工智能、5G、互联网、大数据、区块链等技术,与现代生产制造、商务金融、文娱消费、教育健康和流通出行等深度融合,优化在线金融服务、拓展生鲜电商零售业、加速发展“无接触”配送、推广远程办公等。去年6月,上海还提出力争3年内新增智能取物柜1.5万台以上,着力构建覆盖15分钟社区生活圈及住宅小区的智能末端配送体。

这让整个公司都坚定了深耕末端物流这一垂直领域的决心。2016年,递易获得了邦明资本投资数千万元的投资,之后又得到了真格基金、中邮速递易、邦明资本数千万元的投资。到了2017年 ,递易站点管理员APP、递易在线寄件系统等均完成研发并上线。

成果正在逐步显现:从硬件的销量上来说,目前递易的智能柜每年在以两倍的速度在增长,2020年,公司的销量在5000套左右;今年,他们的基础目标是卖到15000套。

在商业层面,公司的现金流为正,去年开始走向盈利,在雪球效应下,有这样的基础盘,再加每年快速倍数级的超高速度增长。大幅度持续盈利可期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国内市场之外,递易已经将触角伸向海外:2019年末,公司开拓了国际业务,目前海外业务在整个业务中占比5%左右,且增长势头迅猛。

关于未来,成为一家被信赖的交付服务企业将是递易的方向所在。2021年末递易平台日单量会超过300万单,会有超过400给区域或细分领域的末端服务品牌合作者。

铺设的网点数量、覆盖的驿站数量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,递易想做的是,给不同的客户按照不同场景,不同区域的不同服务需求,创造个性化,特色化,属地化且是定制化的方案。“用科技让交付更美好”,对于邹建华来说,这不仅是一个口号,也是一个长期的坚持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